中国跨界策划领先者

第一财经《波士堂》:凯纳深度对话华大基因CEO尹烨

2017714日,华大基因,这家被称为基因界“腾讯”的基因测序巨头正式敲钟登陆创业板。

始创于1999年的华大基因,曾作为民间团队参与到人类基因组计划,这一计划与曼哈顿原子弹计划、阿波罗登月计划,被并称为20世纪的人类自然科学史上三大科学计划。而今,经历过十八年岁月洗礼,华大基因在纽约时代广场惊艳亮相,也逐步完成自己“基因科技造福人类”的承诺。

尹烨,自2002年加入华大基因以来,从一名诊断试剂公司研发部的技术人员,以每年换职一次的速度成长为华大股份CEO。十四年间,尹烨既是华大各转折期的见证者也是参与者,如在对美国上市公司Complete Genomics的全资收购案中,尹烨就起到了关键性作用。而这一举措,也让华大基因完成了全产业链贯穿,摆脱了关键设备受制于人的困境,奠定了其在国际基因研究领域的引领者地位。


第一财经《波士堂》,凯纳营销策划集团策划群总监卢嘉深度对话华大基CEO尹烨。

 


 

卢嘉:我最近看到一则关于基因的新闻,说现在已经有科学家能够通过基因剪刀,实现人类胚胎编辑。也就是说,我们以后在生孩子之前,可以进行人类细胞、生育细胞的基因选择。你可以选择孩子的身高、体重、智力、发色,将父母优良基因进行组合。

 

尹烨:您讲的是在受精卵上做修改,也就是基因编辑,我们把这叫做婴儿基因设计。在技术上来说是可以实现的,但实际上我们现在只能说,这个人有遗传病我们可以帮他修复好。我不能为了个人,举个例子,比如姚明想生个孩子,希望能长到25,他自己把身高进行加强,这在我们现在的伦理界是不被认可的。

 

卢嘉:那未来这个基因剪刀,是不是就像整容一样便利呢?

 

尹烨:我讲三个实际的例子,第一个是地中海贫血的案例。这是华南地区的一种遗传病,这个胚胎的编辑是中山大学黄军就做的,当时做完之后西方一片哗然。其实,就改一个基因,三十一个当中我就修复一个,这个人就正常了,这是体外做的。

一个体内做的,是前不久索尔克生物研究所跟华大在体内修复,这是美国圣地亚哥的一家知名机构。

还有一个例子,我们让两个先天性聋人,生出了一个不聋的孩子。这就是用了第三代试管婴儿,移植前基因诊断的技术,再加上后期的系列筛选。

 

卢嘉:关于华大现在正在做的无创产前筛查,其实就是孕妇的产前筛查。以前一般在医院中,会先做一个普遍筛查,再根据你的年龄确定是不是高危,如果是高危的就给你两种选择。一种是让你穿刺羊水,但是做到百分之百的准确率,另一种是96%-98%,这个是无创的。

 

尹烨:深圳市今年生22万个孩子,做这个无创产前筛查,是医保全覆盖的。

 

卢嘉:这个医保里边你们占有部分呢,还是说包括贝瑞和康、达安(基因)也在里边?

 

尹烨:这个只有华大有。

 

卢嘉:我有点看不明白我们华大,就是你看现在我们面临的几个大问题。第一你的竞争极度同质化,实际上lllumina(美国基因测序技术公司)现在马上更新的机器也不贵,代理拿价,贴牌也可以,那么这个机器就不是一个完全的堡垒。第二个我们也看到渠道的同质化,你们也没有很好的突破,据说还要跟医院合作去分账个百分之三四十。第三块我们看到,对手也非常聚焦细分领域,华大接下来的定位到底要怎么做?就是你想做全产业通吃吗?还是说未来你想做一个大平台,把这个平台的游戏规则来重新划定?到底怎么来定位和规划战略路径?

 

尹烨:华大基因一直秉承“基因科技造福人类”,实际上这句话我们都说了18年了,我们从来都不在乎我卖了多少检测,我要看的是我干掉了多少病。华大的渠道是同质化的吗?不是。我们借助了政府想快速做民生,控制疾病的这个机会,我们实现了快速的覆盖。华大现在无创产前(基因检测)的数据,是250万人,大概占全世界的三分之一。

赚不赚钱要看毛利率和利润指标。也就是说,今年我之所以还能有大概一个500亿左右的市值,前提是我得有一个三四个亿的利润,这是一个基础。高的毛利率意味着,你有一个很强大的技术先进性和溢价空间。

华大以前是lllumina(美国基因测序技术公司)的下游厂商,但后来因为我们发展太快,人家不跟我们玩了,机器不卖给我,涨价了。今天如果没有华大,你看到的局面是lllumina(美国基因测序技术公司)可以稳稳的把价格再往上拉一个零。

 

卢嘉:现在实际上,你自己在竞争这一块面临的是,仪器的价格在下来,医院同步购买仪器完全没有问题,那以后的利润在哪里?

 

尹烨:无创产前100美元就可以做,也就是600元左右。我在深圳市没有全覆盖之前,是455元,我还有利润。但这只是一个病,只是唐氏综合征,我们还有那么多的其他疾病,这是一个无穷的想象空间。包括每个人如果做一个个人基因(检测),会怎么样呢?我们要去算这个账。

 

卢嘉:我认为华大未来可能会成为一个大而全的公司,但未必会成为一个大而强的公司,因为这个非常重要。直到现在为止我们问了那么多问题,没有清晰地得到华大的整个战略定位和路径,也不知道你的核心竞争力具体在哪个模块。其实包括我们科普的这个教育过程,全民的体验都需要用十年的时间来完成教育。不要说全面的基因检测,它的普及时间需要多长。在这期间,我们有什么样的核心竞争力,来支撑我们不断的发展?

 

尹烨:所谓大而全和大而强,这两个并不矛盾。换句话讲,你不需要做得那么强,你只要在这个行业内你是强的,卡住赛道其实也是一个办法。那从具体的要素来讲的话,所有的技术它的演变,首先是要从科学发展开始,然后科学发展做好了,就变成了我们对科学家服务。这是我们第一个盈利的板块,叫做科技服务。科技的板块服务之后,就会派生出很多像农业或者是医学应用的,一些细分领域的服务,我们管这个叫做临床服务,临床服务针对的还是病人。再接下来就是我们的人人服务,大概做到每个人的健康当中去,这是华大整个的商业路径。也就是说从科研服务、医学服务、人人服务,再到人人的终身服务。这个过程中首先是科研的力量,然后要有平台、数据,排他性的资源,这些要素现在华大都是有的。